大家經常用“做蛋糕”和“切蛋糕”來比喻一國經濟活動中的生產和分配。“做大蛋糕”意味著經濟增長和總量擴張,“切好蛋糕”意味著合理分配和規則公平。基於對人性的認知,經濟學家普遍認為,只有切好蛋糕才能做大蛋糕。做大蛋糕很大程度上是切好蛋糕的經濟結果。
  上面這段話,可以被理解為最簡明的“蛋糕經濟定律”。然而,“蛋糕經濟定律”所忽略的是政治在“做蛋糕”和“切蛋糕”過程中扮演何種角色?實際上,比經濟規則更強硬的是政治規則,經濟領域的規則最終可能是由政治領域的規則決定的。國家作為一種壟斷強制力的機構,完全可能與市場一起———甚至取代市場———成為資源配置的主要機制。所以,恰當地理解國家與“蛋糕”的關係,是打開經濟增長黑箱的另一把鑰匙。
  那麼,國家與“蛋糕”是什麼關係?回顧人類的政治經濟史,可以總結出三條簡單的法則:第一,沒有國家時的主要規則是搶蛋糕;第二,絕對主義國家的主要規則是分蛋糕;第三,立憲主義國家的主要規則是做蛋糕。本文稱之為“蛋糕政治定律”。
  第一,沒有國家時的主要規則是搶蛋糕。如果沒有國家,財產就得不到保護。自己做了蛋糕,但未必能吃到蛋糕。這種情況下,比較“聰明”的人會發現,要想吃到蛋糕,最重要的不是做蛋糕的能力,而是搶蛋糕的能力。
  從理性角度看,這樣的社會沒有人會去選擇搞生產。至少相對比較“強”的人不會選擇做蛋糕,他們的主要工作更可能是搶蛋糕。這裡描述的狀態就是英國哲學家霍布斯所說的自然狀態,或者說是“人與人的戰爭狀態”。這也接近於美國經濟學家奧爾森所說的“流寇統治”———“流寇統治”之下,經濟增長決無可能,貧窮、饑餓和隨時會到來的死亡成為常態。
  第二,絕對主義國家的主要規則是分蛋糕。在這樣的國家,分蛋糕的規則很隨意,掌握分蛋糕權力的人基本上想怎麼分就怎麼分。
  在這樣的國家,社會精英的理性選擇不會是進入做蛋糕的部門,而是進入分蛋糕的部門。只有進入分蛋糕部門的人,才可能真正擁有和控制財富,才可能擁有一些安全感。否則,擁有再多財產,隨時都可能處於“人為刀俎,我為魚肉”的境地。所以,這類國家的一個重要特征是,社會精英和上層社會家庭的子女競相謀求進入分蛋糕部門。
  第三,立憲主義國家的主要規則是做蛋糕。為什麼主要規則是做蛋糕呢?因為分蛋糕的規則是由做蛋糕的人一起制定的。在立憲主義國家,財產受到確定無疑的保護,稅率的更改需要互相協商和經過複雜的程序。實際上,做蛋糕的人通過一整套複雜的制度和程序控制了分蛋糕的部門,使得後者的權力被限定在有限範圍之內,而不能隨意裁量和恣意妄為。
  在這樣的國家,社會精英更願意進入做蛋糕的部門,而不是分蛋糕的部門。由於分蛋糕部門的權力受到了有效制約,政治權力不再是致富的捷徑。相反,進入做蛋糕部門成為渴望致富、雄心勃勃的年輕人的不二法門。這樣,大量社會精英選擇進入做蛋糕的部門,並受到做大蛋糕的有效激勵。立憲主義國家的蛋糕就更容易做大,持久的增長、創新與繁榮成為可能。這裡的邏輯也符合諾斯的經驗研究結論:從13世紀到17世紀英國政治體系的變革和立憲政體的確立,塑造了當時世界上最有效率的產權制度,從而成就了後來的工業革命。
  國家與“蛋糕”其實是一個嚴肅的政治議題。10年前,有一本全球流行的寓言式暢銷書名叫《誰動了我的奶酪?》,講的是商業界的市場機會和企業成長。今天,面對政治與公共領域,禁不住想問一句:誰動了我們的蛋糕?(作者包剛升,摘編自昨天《東方早報》)  (原標題:[推薦]蛋糕政治定律)
創作者介紹

新娘房

ts76tsod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